430万美国就业人口“失踪”: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772

0

2021-10-15 20:11:14

财联社

导读: 美国要在疫情后真正实现就业最大化的目标任重而道远。

本文来源于财联社


眼下,劳动力短缺正日益成为美国经济以及各行各业的一个新常态。在这背后,很可能预示着美国劳动力结构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同时企业也将不得不通过提高工资、调整商业模式乃至投资自动化,以适应这一新趋势。

据美国当地媒体统计,目前距离疫情爆发已经一年半有余,但美国仍有约430万“消失”的就业人口不见踪影。这是假设就业参与率——16岁或以上总人口中有工作或正在找工作的比例,恢复到2020年2月63.3%的水平下所统计出来的劳动力增幅。截止今年9月,美国最新的就业参与率为61.6%。

目前,美国雇主正努力填补1000多万个职位空缺,以满足不断飙升的消费者需求。然而,在制造业、零售业、贸易、运输和公用事业等行业,员工的辞职率却反而正达到或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各人口群体和职业领域的就业参与率普遍下降,女性、没有大学学位人群以及酒店、餐馆和儿童看护等低收入服务行业的就业参与率,降幅尤其迅猛。

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不断恶化的劳动力短缺可能正演变为长期性的趋势变化,而这种变化一旦发生就不会轻易逆转。本月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52名经济学家中,有22人预测就业参与率永远也不会再回到疫情前的水平。

在历史上,当经济衰退发生后,消费者通常会不愿消费,企业会不愿雇人,但下岗工人往往会渴望找到一份工作。但这一次,消费者支出强劲,雇主招聘需求旺盛,工人却不愿意或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回到工作岗位上。一些企业不得不就此作出调整,接受员工短缺的现状,并制定相应的长期应对计划。

劳动力减少的前景可能会让不少大型企业雇主更难在假日季实现雄心勃勃的招聘目标。亚马逊和沃尔玛在近期均曾宣布计划在未来几个月招聘超过30万名员工,而联合包裹和联邦快递也已表示希望招聘近20万名包裹处理人员和其他员工。

环环相扣!盘点美国劳动力紧缺现状

分析人士指出,眼下美国劳动力短缺的原因有很多,而且往往是相互关联的。例如,由于员工短缺,日托中心正在拒绝接待更多家庭幼儿的护理需求——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与2020年2月相比,2021年9月儿童护理行业的就业人数减少了10.87万人,降幅为10.4%。同时与2020年2月相比,今年8月这一行业员工的薪酬上涨了10%。

日托费用越来越高、相关机构越来越难找,已影响到了整个美国经济,这让许多父母有了更多理由留在家里照顾年幼的孩子,而不是回去工作。

疫情下的边境封锁也减少了移民劳动力的进入。许多婴儿潮一代对疫情的恐惧以及他们在牛市中积累的投资收入,令他们毅然选择提前退休,其他一些人则成为了个体经营者。数万亿的联邦救济资金也使得许多人不再那么渴望回到艰苦的、收入微薄的工作岗位中。

此外,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许多低收入领域的员工被高薪行业所吸引,坚持要求更高的工资或者追逐那些最符合他们需求的工作。美国8月份的总离职人数约为600万人,其中辞职人数为430万,辞职率达到了创纪录的2.9%。辞职群体主要便集中在了那些相对低端的食品服务、住宿和零售业等行业。

近年来,随着劳动力市场趋紧,许多大公司提高了服务业工人的工资,这一趋势在疫情期间加速。密歇根大学经济学家、曾在白宫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担任顾问的Betsey Stevenson表示:

“如果在亚马逊仓库工作的报酬是每小时15美元,那可能已经比儿童保育人员更具有吸引力。日托中心的工作人员现在有了更多的选择。”

疫情在当下也仍然是就业参与率迟迟难以复苏的一个关键障碍。根据穆迪(Moody 's)对美国商务部数据的分析,6月中旬至9月中旬期间,因感染新冠病毒或照顾感染病毒的病人而无法参加工作的人数增加了250万人。

高盛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额外的失业救济补助——在正常失业救济金的基础上,为失业工人提供每周高达600美元的额外补贴,可能也是造成劳动力短缺的原因之一。不过,其他一些经济学家对此表示异议:大约一半州的额外失业救济金在今年夏初就已到期,其余的州在9月初也已到期,但美国劳动力市场并没有因此有大的起色。

企业无奈:纷纷被迫调整商业模式

随着美国就业市场的现状暂时依然难有大的改观,不少企业雇主们正在调整他们的商业模式以适应劳动力短缺的现实。一些餐馆正在缩短营业时间或天数,其他则在悄悄削减了所提供的服务。

从全美范围来看,9月份餐馆和酒吧的就业人数比2020年2月减少了93.05万,降幅为7.6%;在2020年2月至2021年8月期间,餐馆和酒吧就业人口的时薪上涨了12.7%。与此同时,部分通胀正转嫁到消费者身上:9月份餐厅用餐费比2020年2月上涨了7.3%。

在康涅狄格州华盛顿小镇经营一家咖啡馆的Maggie Colangelo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间,她的10名员工不得大幅延长工作时间,同时还要兼顾多个岗位。该咖啡馆目前已经缩短了工作时间,周日和周一不营业,因为Colangelo在招聘市场上找不到新员工。过去一年,她将普通员工的时薪提高了约1.5美元,至每小时14.50美元,但她表示,她已无法再承受更高的工资,工资上涨已导致其菜单价格攀升。

Colangelo指出:

“许多离开这个行业的员工可能已不会再回来。我认为在餐饮业,这将是一种新常态。”

劳动力短缺同样也在改变着酒店的运营方式。旗下拥有凯悦(Hyatt)和万豪(marriott)等知名品牌酒店的Host Hotels & Resorts Inc.就已开始讨论取消自助热早餐,以及对餐饮服务进行其他改革,同时只在客人要求下才每日打扫房间,而不是自动提供打扫服务。

希尔顿全球控股(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 Inc.)也表示,将在客人登记入住前全面打扫房间,然后在他们入住的第五天进行一次打扫,并只为有要求的客人提供日常清洁服务。

与疫情前一个月相比,今年8月份酒店雇佣的员工人数减少了约29万人,降幅为17%,8月份酒店员工的平均时薪为20.83美元,较疫情前增长了13.3%。

在供应短缺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开始积极寻求那些可以节省劳动力的技术,比如零售商的自助结账台和餐馆点餐用的平板电脑。穆迪分析(Moody 's Analytics)对美国商务部数据的分析显示,在截至今年6月的一年中,企业对信息处理设备的投资增长了16%,而过去10年的平均年增长率仅为4%。

劳动力短缺引发的另一趋势是现有员工的加班时长激增。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上个月制造业员工平均每周加班时长为4.2小时,高于去年4月的2.8小时。虽然一些员工会对额外的加班费感到欣喜,但许多人显然仍会对过度工作心生怨怼。

就目前而言,劳动力短缺的新常态对现有员工来说大多是好事,但从长远来看,不少人的境况可能会更糟。据代表酒店的工会组织Unite Here称,酒店如果调整运营方式,减少对劳动力的需求,将最终导致裁员,而这些工作岗位传统上更多由黑人和西班牙裔女性构成。

目前,美联储基本上已经敲定了在未来两个月启动Taper的计划,市场甚至预期美联储在明年9月就有望开始加息。然而对于美联储而言,想要在疫情后真正实现就业最大化的目标,或许依然任重而道远。而一旦紧缩步伐迈得过大,很可能将令本就未完全走出疫情阴霾的就业市场,再度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金十推荐